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评议文章 > 正文

孙战生:浅议隶书的演变与现状
2015-12-07 23:20:56   来源:   评论:0 点击:

  书法艺术伴随着汉字的产生、发展和演变而相辅相生,无不凝聚着中华民族劳动人民的勤劳、智慧和创造精神;追溯中国书法史,作为书法艺术重要书体之一的隶书,是在象形文字逐渐演变为篆书之后,由秦代出现秦隶...
  书法艺术伴随着汉字的产生、发展和演变而相辅相生,无不凝聚着中华民族劳动人民的勤劳、智慧和创造精神;追溯中国书法史,作为书法艺术重要书体之一的隶书,是在象形文字逐渐演变为篆书之后,由秦代出现秦隶,到汉代正式取代篆书的一种主要书体。纵观隶书的发展与演变,汉代无疑是隶书发展、繁荣和成熟的重要时期,它不仅为隶书的长远发展和繁荣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而且为此后楷书、草书、行书的发展和演变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就我国古代隶书碑帖的生存状态而言,大致可分为以下几类:一是摩崖刻石类。即刻在山体和巨石上的隶书,如泰山经石峪摩崖、开通褒斜道摩崖、石门颂、西狭颂、埔阁颂等;二是简牍类;即用毛笔墨写在竹木简片上的隶书,如敦煌汉简、武威汉简、居延汉简、楚简等;三是帛书类。帛书亦称缯书,即在白色的丝织品上用毛笔书写的隶书,如长沙马王堆帛书;四是銘器类。即铸制或烧制在铜器、陶器和瓷器上的隶书。如东汉晚期发现的在墓穴中放置的刻在陶瓶上的镇墓文;五是碑刻墓志类。这种形态是古代隶书存在的主要形式,具有大量的历史遗存,如乙瑛碑、孔庙碑、张迁碑、礼器碑、曹全碑、华山庙碑、史晨碑等;六是纸帖类;随着造纸术尤其是宣纸造纸术的发明和广泛运用,为古代书法家创造了优越的条件,如隶书大家何绍基、金农、郑、邓石如、伊秉绶、陈鸿寿等都留下了珍贵的墨迹。
  
  就古代隶书碑帖的风格和形质而言,亦可分为以下几类:一是雄强遒劲类。如泰山经石峪摩崖、开通褒斜道摩崖等,此类隶书作品大多刻制在山体摩崖之上,具有大气磅薄、任情恣性之势;二是端庄秀丽类。如礼器碑、乙瑛碑、孔庙碑、曹全碑、史晨碑等,这类隶书碑刻笔法精到,笔画凝炼,中规中矩,结字或扁或方,规整严谨,仪态端庄而又典雅;三是飘逸灵动类。如石门颂、敦煌汉简、武威汉简、居延汉简、楚简等,这类隶书笔法灵活多变,结字随势而变,或大或小,或扁或方,具有飘逸飞动仪态万方之势;四是古拙浑厚类。如张迁碑、西狭颂、好大王碑,这类隶书笔法结字寓巧与拙,浑厚凝重,憨态可掬,体现大智若愚、大巧若拙之势。
  
  当前,隶书的发展在整个书法复兴的热潮中,总的发展态势和主流是好的,随着中国书协倡导的“师法古代经典法帖,在传统的基础上创新”的导向的不断深入人心,以及大量的古代优秀隶书碑帖的出版发行,广大有志于隶书创作的书法爱好者,能够自觉的深入经典的隶书碑帖中研习磨练,同时能够不断加强自身的传统文化和艺术审美修养,从而涌现出一批优秀的隶书书家,这批隶书书家经过长期的临习和研究,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逐渐形成了自己的艺术风格。当下最具代表性的隶书大家,如张海、何应辉、张继、刘文华、毛国典、鲍贤伦、张建会、周俊杰等。然而,纵观当前隶书创作的现状,也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一是取法不古,跟随时风。一些书法爱好者对书法艺术的发展规律存在模糊认识,或者受急功近利思想的影响,不是从古代经典的隶书碑帖中汲取营养,盲目的以当今某些隶书大家的作品作为取法的标本,而且仅仅从表面上学到一些某些大家的笔意,其作品低俗不堪,竟自以为美;二是取法混乱,狂怪生猛。一些书法爱好者不能专注的深入到一家和几家相近的经典隶书碑帖中取法,而是任意的借用篆书、魏碑、行书等书体的某些笔画,对汉字进行随意支解、嫁接和组合,以狂怪离奇、粗大黑为美,失去隶书的本源和书法艺术的美感。三是阴柔狂野互现,缺乏正大气象。近年来,在一些书法展览中不难发现部分隶书入展作品,存在两大趣向,其一是风格阴柔秀眉,一件作品不惜绞尽脑汁拼接打格,密密麻麻写出千儿八百字之多,每个字只有三四公分大小,千字一面;其二是风格狂野粗俗,笔画生拉硬扯,故作姿态,结字任意扩大缩小偏旁部首,不惜造字或变形,因而与传统的具有正大气象的隶书法帖大相径庭、背道而驰。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孙战生:浅议草书创作技法包含的辩证关系
下一篇:最后一页